首页 > 业界 > 详细

谁在搞TikTok?

发布时间:2020-08-05 18:50:44
阅读:84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文/ 龚方毅

  来源: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

  经过了上个周末的折腾,微软和字节跳动的交易继续。以反对中国为己任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也难得的不再反对。

  不过白宫企图肢解 TikTok 的荒诞剧还在继续。特朗普 4 日对媒体表示,美国应该从 TikTok 美国业务出售交易中得到一大笔钱,“因为是我们推动了这笔交易”。

  这位靠家族蒙荫才能出道的前地产开发商把自己行为比喻成房地产交易的佣金,“(这就像)没有租约,房客一无所有。所以他们支付佣金(key money),或者他们支付一些东西。但是美国应该得到补偿,或者应该得到一大笔钱,因为没有美国,他们什么也没有。”

  美国商业、司法和媒体界都被特朗普这番表态震惊。《华尔街日报》直接说微软应该拒绝给特朗普交易佣金,并表示这将是一个危险的先例,可能会在美国企业界引起轩然大波。彭博社则说美国政府从它没有持股的公司的交易中分得一杯羹,这将是史无前例的。

  此前微软曾在宣布重启收购 TikTok 的声明中表示,“完全理解解决总统关切的重要性”,致力于在接受全面安全审查的情况下收购 TikTok,并“为美国,包括美国财政部提供适当的经济利益。”

  当时外界猜测所谓的经济利益无外乎是在美国招更多人,或者不搞苹果、Facebook 那套避税技巧,老老实实给美国国库进贡。妹想到是明晃晃的明抢。

  不过微软大概也没想到,它会因为这桩潜在交易受到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指责。后者在一档新闻节目的连线中对主持人,TikTok 不可信,微软也不可信,如果微软要买 TikTok,那么它也该剥离中国区业务。这段表态也令另一头的主持人瞠目结舌。

  纳瓦罗(右)在 CNN 的电视连线中认为微软也不可信。主持人瞠目结舌。

  所以过去一直对中国和中国公司恶意满满的美国议员们,这回都不出来给特朗普站台了,只有他的死忠粉纳瓦罗最积极。这位非主流经济学家一直嚷嚷扩大美国制造业规模、抬高关税、全球供应链回流。在全球化的年代里遭到了主流媒体、经济学家的批评。

  不过不要误会美国对中国公司,尤其是像 TikTok、华为这样充满竞争力的公司,会有什么善意。

  实际上从 2019 年 TikTok 开始威胁美国公司数字社交的霸权之后,美国各界污名化的敲打接踵而至,从同行到政坛到立法再到军界…其中不乏一些长期对华强硬派。所以,这段时间 TikTok 为配合审查做出各种努力的本质,是与美国成建制的国家机器集中打压的抗争。

  01. 被密集挟制的30 

  6 月下旬,特朗普在美国图尔萨市搞了场竞选集会。竞选团队特意包了当地的体育馆,结果最后现场只来了 6200 人,能容纳 1.9 万人的场馆空空荡荡——开场前宣扬的超过 100 万门票申请、在外场临时搭建的舞台,像一个个巴掌响亮地甩在特朗普脸上。

  不喜欢特朗普的美国主流媒体将这一波反川胜果分了一点功劳给 TikTok。因为数十万人是通过 TikTok 才聚到了一起,然后一齐戏弄了美国现任总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没多久,特朗普竞选办公室就用总统和副总统的个人帐号在 Facebook 投放广告,呼吁选民抵制、封杀 TikTok。也由此拉开了一场为期 30 多天的针对 TikTok 的集中打压。

  7 月 6 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没有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就表示,考虑出于“安全原因”封禁 TikTok。“国家安全”是美国行政干预市场的万金油,什么公司都能往里装。法国公司,德国公司,日本公司,以及中国公司。

  紧接着,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怀疑 TikTok 违反儿童隐私保护协议,启动新一轮调查。12 日,纳瓦罗宣称 TikTok 对美国构成“信息安全威胁”。四天后,白宫幕僚章马克·梅多斯表示,白宫将在未来几周内对 TikTok 采取制裁行动。很快市场传出消息,美国考虑将 TikTok 放入“实体清单”。

  7 月 20 日,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固原在政府设备上使用 TikTok。两天后参议院通过了类似的禁止令。月底,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表示很快将就针对 TikTok 的安全审查行动向特朗普提供建议。

  在同一天针对美国四大科技巨头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侵犯公民隐私的听证会上,正在接受国会议员质询的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将枪口一转,又朝中国开了一枪,称中国“窃取美国技术”是“毫无疑问”的。在当下这个敏感时刻,以及中国技术“出海”的现状,明眼人都知道扎克伯格的攻击另有所指。

  但大多数时候,美国政客和商界同行除了臆测、推测,拿不出什么真实的证据。但 TikTok 却在不断地猜忌中,一直加强合规。今年 3 月,它计划在美国洛杉矶开设“透明中心”,向外界展示审核及保护用户数据隐私的做法。年中发布的透明度报告显示,TikTok 在全球范围内配合监管当局,仅 2019 年下半年就在全球范围删除 4900 万条违规视频。

  02. 谁在主导对 TikTok 的制裁?

  如开头所述,美国早在去年就开始了对 TikTok 的“敲打”。最先跳出来的是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

  这位古巴移民的后代逢中必反,颇有公知风采。只不过反华套路略显单一,称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转移”。去年 10 月,卢比奥联合包括汤姆·科顿在内的多名美国参议员,要求对 TikTok 两年前对 Musical.ly 的收购开展调查。

  接着查克·舒默、乔希·霍利、里克·斯科特等一批美国参议员,相继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指责 TikTok 危害美国信息数字安全。甚至这种说辞后来形成了一个更大的攻击线,也被用来对付华为、大疆、中国中车等等中国公司。

  正应了那句话,在任何时期的美国,反华都是一桩生意、一门政治、一种炮制假想敌的套路。而且眼下可能更要“做好长期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从 TikTok 事件中表现抢眼的几个主人公身上,也许可以窥见一斑:

  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今年 43 岁,是典型的共和党人,具有鲜明的保守派政治立场,主张一切以美国利益为优先。他曾经是美国国防部长和 CIA 中情局局长的潜在人选,这几年陆续提出了针对南海和 5G 技术的方案,限制中国和中国公司的利益。

  不过这位共和党少壮派政治精英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打。他反对平价医疗法案,反对大赦非法移民,在竞选期间没有就最低工资问题表态。在对待盟友或者国际关系上,也是毫不含糊的鹰派作风。比如曾向特朗普和丹麦大使建议,美国应该购买格陵兰。

  另一位美国七零后反华先锋约什·霍利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和司法委员会任职。他被认为是特朗普总统在参议院最主要的支持者之一,目前 80% 的投票均与总统保持一致,在包括边境政策等一系列问题上支持特朗普。

  今年 3 月,霍利剔提出法案,禁止所有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 TikTok。此前,美国国务院、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和运输安全管理局出于网络安全方面的考虑,已经禁止 TikTok 在联邦政府设备上使用。

  霍利提告的理由也是搞笑,“TikTok 属于一家中国公司…该公司甚至承认,它收集用户数据,而他们的应用程序是在后台运行,包括人们发送的消息,他们共享的图片,他们的按键和位置数据,你的名字。正如我们的许多联邦机构已经认识到的那样,TikTok 是美国的一个重大安全风险,它不应出现在政府设备上…”

  在相关问题上,Facebook 可能更说不清楚。它刚同意支付创纪录的 50 亿美元与联邦贸易委员会和解隐私案。但 Facebook 跟 TikTok 的区别一是它是美国人开的公司,二是反川的年轻人不怎么用它。

  还有名参议员今年 3 月跟霍利一起提议在政府设备上禁用 TikTok,他就是瑞克·斯考特。这位在美国海军服过役的参议员是反华老革命了,前几个月更是直接污名化每一位中国公民都是共产主义间谍。当他在节目上说出类似的观点、然后被主持问否会让中国学生受到怀疑时,斯考特直言不讳地说 “这是应该的”。

  所以这样的人说出什么样的指控都不奇怪了。但他过往经历如何呢?1980 年代斯考特还没有从政,在美国一家大型私人医疗保健公司工作。在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这家公司在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其他联邦项目等领域欺诈。美国司法部最终对该公司处以 17 亿美元的罚款,这是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医疗欺诈和解案。

  为什么这些保守派议员能有这么大的能量?看看他们的职衔吧。马尔科·卢比奥,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代理);汤姆·科顿,现任参议员,曾经获得美军铜星勋章和伊拉克参战奖章;约什·霍利,曾担任密苏里州最高检察长、美国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的助理;斯科特,在 2011 年到 2019 年担任美国佛罗里达州州长,跟马尔科·卢比奥在大部分议题上穿一条裤子。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政客队伍配置,所以我们才会说“不管白宫坐着的是不是特朗普,形势都谈不上乐观。”

  03. 一场持续了三十年的套路

  1980 年代,美日爆发贸易战。一张摄于 1982 年的照片显示,两位美国人向一辆日本车挥舞着锤子。这次砸车是由北印第安纳州工会组织和赞助,邀请路人砸日本车,每砸一锤给 1 美元,全民来玩,多砸多赚。

  类似的一幕几年后挪到了华盛顿国会山前。9 名美国国会议员抡起大锤砸烂了日本东芝公司生产的一台收音机,以此来抗议日本向前苏联出售军用级电脑制导多轴铣床。后来这段录像被日本各大电视台反复播放,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

  一轮轮的泼脏水,一轮轮的施压,中国目前遭遇的威胁和恐吓,日本人当年全都经历过。只不过今天我们遇到的压力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议员们动用一切力量发动国家机器,对中国企业进行敲打。

  战力最强的可能就是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这个在二战前后成立的机构包括来自美国 16 个部门和机构的代表,其中包括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以及国土安全部。其职能为审查一切关乎美国的外国对美投资。CFIUS 在众多审查中重点关注的是是否有由于被外国收购方收购,被收购的美国企业的技术或资金可能会转移到被美国制裁的国家的可能。

  根据相关的条例,所有有外国公司参与收购的美国公司的提议案都应自愿通知 CFIUS,但 CFIUS 可以审查非自愿提交的交易。比如字节跳动 2017 年收购 Musical.ly 理论上需要通知 CFIUS。

  2013 年到 2015 年间中国赴美收购案受到 CFIUS 调查的数量

  这个部门早在 2005 年就否决过中海油收购美国美国优尼科公司的收购要约。2007 年华为打算收购 3com 公司,相关的交易方案对参与各方都有利,而且华为提交收购方案是为了避免政治麻烦,只提出收购 20% 股份。但即便如此,CFIUS 依然认为华为 20% 的控股权会会对公司经营产生过多影响。最终,这一本应多赢的并购协议被封杀。

  2018 年,蚂蚁金服收购美国速汇金的交易被 CFIUS 否决;去年,昆仑万维被 CFIUS 勒令出售同性社交应用 Grindr。每一次否决几乎都是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

  张一鸣也在最新的内部信上提到了对 CFIUS 的不满,“问题焦点根本不是 CFIUS 以 musical.ly 并购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强制 TikTok 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这虽然不合理,但仍然是在法律的程序里,作为企业我们必须遵守法律别无选择),但这不是对方的目的,甚至是对方不希望看到,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这封信透露的一个事实是,CFIUS 在美国的权力一再扩张,到如今已经是既定的法律,拥有国家法律权力,而在法律层面的抗议或者诉讼,正如张一鸣所言,TikTok 几乎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美国法律授予 CFIUS 的权力包括,实质性的改变公司运营,否决并终止交易,强制性资产剥离等等。在确定没有提前申报的情况下,字节跳动在美国打官司没有任何胜算。

  无论回望历史或者看到未来,出海是中国企业越来越需要严肃面对的事业。字节跳动和 TikTok 眼下所要考虑的,不止是企业发展战略和战术方面的问题,更应该是一个国际关系策略问题。它可能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利用自己多年来在产品、技术、运营等领域积累的人才和技术优势,在世界市场群狼环伺的复杂环境下,顽强生存。

  实习生邓宇对本文亦有贡献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