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详细

谷歌前高管另起炉灶,决意打造与之抗衡的搜索引擎

发布时间:2020-07-03 15:23:33
阅读:55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文/Daisuke Wakabayashi

  原文来自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看点

  斯里达尔·拉马斯瓦米曾是 Google 管理广告业务的负责人,该业务价值1,150 亿美元。但是,他对 Google 的幻想破灭,于是另起炉灶,建立了新的搜索引擎 Neeva。

  Neeva 不会收集用户个人数据,也不会投放广告,而是靠付费订阅来盈利。但是,Google 的霸主地位很难撼动,而且说服人们付费搜索也不容易。

  Neeva 的搜索排名以 Microsoft Bing 为依托,天气信息来自 weather.com,股市信息来自 Intrinio,地图来自 Apple。拉马斯瓦米相信,需要有替代产品来挑战 Google。

  斯里达尔·拉马斯瓦米是 Google 前广告总裁,掌管着价值1,150 亿美元的分支机构。在为 Google 工作了 15 年后,他对自己曾经帮助建立的业务失去了信心。

  他说,保持 Google 的增长带来了巨大压力,用户需要为此付出巨大代价。有用的搜索结果放在页面下方,以便给广告留出更多的空间。而且,为了知道人们在浏览什么广告,在线跟踪工具牺牲了用户隐私。

  最后一根稻草发生在 2017 年 11 月,有新闻报道发现,YouTube 上的视频有几乎全裸的孩童出镜,视频广告包括 Deutsche Bank(德意志银行)、Amazon、eBay 和 Adidas,广告由拉马斯瓦米团队管理的技术系统自动投放。

  “接下来一个月,我决定要做出改变,”拉马斯瓦米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说道,“我意识到,广告支持的模式有局限性。”

  在离开 Google 近两年后,他发起了对 Google 的挑战,以此正在测试一个新的理念。他的新公司 Neeva 是一个搜索引擎公司,可搜索网页信息、邮件等个人信息和其他文件。他说,该引擎不会显示任何广告,也不会收集用户数据,更不会以此谋利。Neeva 的盈利来源于用户付费订阅。

  正如对 Google 业务的反托拉斯调查一样,挑战 Google 并非易事。Google 占据了全球约 90% 的搜索市场,对手花费数年也无法挑战其地位。

  Neeva 面对的另一个障碍是让用户愿意为以往免费的东西付费。很多消费者虽然意识到 Google 和 Facebook 的免费服务以个人数据为代价,并对此表示担忧,但并不愿意花钱选择替代服务。

  讽刺的是,Neeva 使人想起了 Google 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 1998 年在一篇研究论文上提到的内容,当时他们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生。他们当时写道:“广告收入会导致搜索结果质量不佳。”

  拉马斯瓦米说,自上世纪 90 年代起,搜索广告已经变得更加复杂,但基本上同样的“利益冲突”仍然存在。在为广告商利益服务还是为用户利益服务中,很多公司进退两难。

  他指出,Google 在搜索结果页顶端为广告留了更多位置,用户不得不往下划才能看到想要的结果,这种现象带来的问题在小屏手机上更突出。

  “这不利于用户找到最佳结果,也不是产品最好的呈现方式,”他说,“作为消费者产品,展示广告的压力越大,长此以往,产品的有用性越低。”

  Google 称自己做了广泛的用户测试,结论是人们认为“相关的广告和优惠活动非常有用。”

图注:拉马斯瓦米和联合创始人维韦克·拉古纳坦在 Neeva 加利福尼亚山景城办公室外。
图注:拉马斯瓦米和联合创始人维韦克·拉古纳坦在 Neeva 加利福尼亚山景城办公室外。

  Google 发言人曹芝希说:“有很多不同的垂直和大众搜索选择,新的引擎出现很常见。广告使 Google 对每个人都免费,而且我们只展示非常少的一部分广告。”

  一个搜索引擎竞争对手称,广告不一定会带来隐私问题。专注隐私的搜索引擎 DuckDuckGo 是 Google 的替代产品,其 CEO 加布里埃尔·魏堡说,订阅使隐私成为奢侈品。DuckDuckGo 也有广告,但并不追踪用户行为。

  “如果你想要达到最大影响,尊重绝大多数人的隐私,就必须免费,因为 Google 将永远免费。”他说道。

  Neeva 还没有对其订阅定价。截至今年底,Neeva 仍对首批用户保持免费。在这之后,拉马斯瓦米说,他打算将订阅费限制在 10 美元/月以下,而且如果注册用户增加,价格有望降低。

  在交谈中,53 岁的拉马斯瓦米给人以慎重、理智之感,很像他 2003 年加入 Google 之前作为计算机科学学者的样子。

  但是,他曾经号称“在线广告界最重要的人物”,如今却在抨击广告的弊端,这听起来多少有点刺耳。

  他说,他并不反对广告,在某些情况下,广告支持的业务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一家公司一旦把广告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就会做出小的妥协,比如在搜索结果顶端加入更多广告,这最终会导致“令人不快的搜索结果”。

  当问及他作为 Google 高层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为何不介入干涉时,他说他的工作有个不成文的暗示,就是要帮忙赚钱。

  “核心思想是你必须帮助提高收入,这对公司成功至关重要,也是无可质疑的。我并不是为此辩解,我曾经就是这么一份子。”他说。

  作为软件工程师,拉马斯瓦米从未想到会以广告作为职业。1989 年,他从祖国印度来到美国,在布朗大学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在美国贝尔实验室从事学术工作,之后加入了另一家初创公司,然后才是 Google。

  进入 Google 后,他加入了不太光彩的搜索广告团队,工作内容就是确保系统运行。尽管在那时,一次运行中断每秒也会花掉 Google 1,000 美元。他后来的升职反映了人们对于广告态度的转变。广告不再是艺术导演的领域,而与竞价的商人出资投放广告、赞助多少资金有关。

  2013 年,他成为 Google 广告和商业高级副总裁,管理着公司所有的广告系统。他的职责包括监督 YouTube 广告,将内容有问题的视频换成广告视频。此举挑战了传统电视网络的广告收入。

  他感到这样做是两败俱伤。如果 YouTube 的自动系统对广告内容设置门槛过高的话,公司可能会惹怒一些创作者,无法继续盈利。如果门槛变低,那么问题广告视频的概率会增加,这会惹怒广告商,也会促使问题内容频发。

  2017 年,伦敦《泰晤士报》报导了 Youtube 存在利用儿童吸引恋童癖的广告。拉马斯瓦米决定要做些什么了。

  “这种冲突不可能解决,我们仿佛在趟浑水,”他说,“在工作上,人人都有个忍耐度。现在我的忍耐度到了极限,无法再忍受这种工作环境了。”

  在离开 Google 之后,拉米斯瓦米就像大多数功成名就的硅谷高管一样,转行做起了风投,加入了 Greylock Partners。短短数月后,他静悄悄地开始研究 Neeva,雇了一些 Google 前同事,包括联合创始人、Google 前副总裁维韦克·拉古纳坦。拉古纳坦曾与拉米斯瓦米并肩作战,从事搜索广告和 YouTube 广告业务,在 Google 工作了 11 年之久。

  Neeva 办公室位于加利福尼亚山景城,这里也是 Google 的老家。Neeva 集资了3,750 万美元,投资者包括 Greylock、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和拉米斯瓦米本人。Sequoia Capital 也是 Google 早期投资方。Neeva 共有 25 名员工。

  Neeva 并不算从头做起,它的搜索排名以 Microsoft Bing 为依托,天气信息来自 weather.com,股市信息来自 Intrinio,地图来自 Apple。当用户关联自己的 Google、Microsoft Office、Dropbox 账户时,Neeva 会过滤个人资料和公共网络,从而提供正确的搜索结果。

  而且,由于 Neeva 知道你的联系人、购买过的零售商、接受短讯的新闻平台,其搜索结果会随时间增加越来越个性化。

  拉马斯瓦米说:“我们强烈认为需要有替代产品、替代观点和替代商业模式。”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