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详细

乐视最后一位守夜人也走了

发布时间:2019-06-26 10:33:21
阅读:55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文:冯颖星  来源:投中网

  张昭终于离开了“乐视”,尽管当前的“乐创文娱”已经与乐视没有太大的关联。

  2019 年 6 月 24 日下午,乐创文娱原董事长、CEO 张昭辞任的消息刷爆了影视圈,官方公告称,“张昭先生因个人原因,提出辞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 职务”。

  关于张昭的去向,外界纷传,张昭近期将有新的创业计划,或为复星集团投资的一家影视公司。投中网向复星系的一位高层求证,对方回应称“复星内部还没有信息,但荣华离开之后,复兴影视总裁的位置已经空置很久,张昭接任的可能性很大”。

  第二段创业告终,孙宏斌长子接位

  张昭辞任乐创文娱职务一事早有征兆。早在 2019 年 4 月 19 日,财联社就曾爆出,乐融致新董事会成员进行了变更,孙喆一进入乐融致新担任董事,刘淑青仍为董事长,但乐视影业 CEO 张昭退出董事会。在今年上影节的某场活动上,活动名录上张昭最后一次以乐创文娱董事长的身份出现,但现场观众告诉投中网,张昭并未如约出席。苦苦挣扎近两年的乐创文娱(原乐视影业,2017 年),终于失去了他“魂”。

  说张昭是乐创文娱的“魂”,一点都不为过。在贾跃亭曾经打造的乐视生态里,乐视影业曾是乐视七个生态中重要的一环。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影业成立于 2011 年,由时任光线影业的总裁张昭创立,以发行业务起家,出品或发行了许多颇有名气的作品,例如《小时代》系列,《熊出没》、《归来》、《追凶》等。也就在最为辉煌的时日里,乐视影业先后与张艺谋、徐克、陆川、郭敬明等多位签约,2014 年获得B轮投资,曾估值达 48 亿元,投资方包括孙俪、邓超、黄晓明、冯绍峰等多位明星,这一切张昭功不可没。

  如果说张昭是国内最优秀的电影产品经理之一应该没人反对。他在光线影业时运正好时离开,他单枪匹马从无到有建立的乐视影业一度跻身民营电影公司前五名。拿 2016 年来看,乐视影业共获得超过 39.5 亿的票房,11 部影片实现了票房“片片过亿”,排在中国电影公司票房增速榜的第一位,在 2016 年大盘增速仅 3.7% 的背景下,着实难能可贵。

  值得一提的是,张昭的许多想法其实非常具备前瞻性,早在 2013、2014 年的时候,他就提出过许多被后来论证成趋势的概念,比如地网发行的概念、互联网电影公司的概念、电影产品经理、粉丝电影、网生代、多文本开发、无限货架理论等,后来都被行业接纳并广为引用。

  张昭辞任后,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喆一将接任乐创文 CEO 一职,而孙喆一正是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长子,融创文化成立于 2018 年 12 月,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和融创文旅并行成为融创中国的四大战略板块,乐创文娱与其成为一把手的时间为今年 2 月 21 日。目前,张昭与孙喆一已完成相关工作交接。

  乐视最后一位守夜人

  “张昭还是很努力的”,上述复星高层对投中网评价称,“只是没有踩到点,外因和个人判断都出现了偏差,当时局变化的时候,离开还是坚守?如果坚守,坚守的方向是否正确,在这些判断上都出现了失误”。

  但却不能否认,张昭着实有点“倒霉”。如果单从乐视影业这一“产品”上看,无论是投资人、旗下的导演明星阵容、还是决策层的专业程度,都堪称行业领先。

  “乐视影业的资金链非常健康,并且从一开始就是盈利的,一直运营的都是高周转的项目,不缺钱”,张昭曾经对媒体表示。但盈利的乐视影业并未从家大业大的亲爹乐视那里捞到好处,反倒是多次舍身救主,成了上市母公司的奶妈。

  先是 2014 年 12 月,乐视股价一再波动,原本准备独立上市的乐视影业搁置上市计划,宣布注入乐视网,承诺一年内启动注入工作,消息放出,乐视网股票一路涨停。但现实再度把张昭坑了一把,先是并入上市公司重组的进程一度搁浅,估值缩水,接着就是《长城》、《爵迹》等电影的接连失利,业绩对赌未能完成……尽管如此,乐视影业仍然是乐视的七大生态里唯一赚钱的一环。

  融创中国的公告显示,截至 2017 年一季度末,乐视影业的其他应收款高达 17.75 亿元。而这一数据,在 2015 年和 2016 年分别为 7341.44 万元、18.52 亿元。也就是说,2016 年年初到 2017 年第一季度,乐视影业的其他应收账款增长 23 倍多!这其中,几乎全部来自于乐视控股的欠款,为 17.08 亿元,占比超过 96%。这个数字,相当于乐视影业 2016 年总资产的 50% 和营业收入的 155%。而在 2017 年 4 月,为了解决国泰君安证券到期的股权质押贷款,贾跃亭又从乐视影业处借走了 3 亿元——而这 3 亿元是乐视影业账面上最后的现金流。

  《人物》杂志曾记录了乐视影业最后的弹药借出去的细节。“直到凌晨 3 点,张昭都没有吃晚饭,将近 60 个烟蒂堆在面前的烟灰缸里……张昭的手机持续不断的响,打进来的电话有贾跃亭的,也有孙宏斌的”,漫长而又痛苦的一宿过去,下属来打探他的决定,“还是得借”,张昭仍然感念贾跃亭曾给他的支持和信任。

  事实证明,这是一份有借无回的欠款。有人劝张昭离开,但他思来想去,还是不能走,“当时我们做这个公司立下过宏愿,为了这个宏愿,不管多困难,也要坚持。你作为一个公司的领袖,到底要为这个宏愿负多少责任,就是这些事”,张昭告诉《人物》杂志。

  乐视分崩瓦解,但乐视影业有了后来的故事。2017 年 1 月,孙宏斌以人民币 10.5 亿元的代价收购了乐视影业 15% 的股权;2017 年 11 月,为了拿到融创 17.9 亿元的借款与不超过 30 亿元的担保,乐视又将旗下多家公司的股权质押给了融创,其中,又包含乐视影业 21.8% 的股权质押;2017 年 12 月 25 日,融创中国继续对乐视影业进行增资。当日晚间,乐视网于发布的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中透露,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嘉睿”)拟对乐视影业进行增资,增资后前者持有后者的股权比例将升至 40.75%。

  至此,融创已成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贾跃亭的话语权进一步消解。

  后面的故事就世人皆知了。2017 年 11 月,乐视影业更名为“新乐视文娱”,2018 年 3 月,再次更名乐创文娱,在企业的战略上,也从一家单纯的影视公司专为一家“以影视内容为主要媒介的 IP 运营公司”。半年时间,两次更名,张昭“断臂求生”。

  风暴之后,张昭被称作“乐视最后的守夜人”,大家有质疑、有困惑,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位守夜人还将怎样翻身。

  张昭其人

  笔者最近一次见张昭,是在 2018 年 11 月 28 日艺恩举办的 2018 文娱峰会上,时值文化产业政策密集发布时期,天价片酬、偷税漏税等问题严格筛查之际,几乎所有的与会嘉宾都小心翼翼,甚而从口袋里掏出提前备好的“稿件”一板一眼的宣读。张昭上台,气氛陡然升温,开口就讲,“过去两年,我一直在重新思考,未来十年中国的电影产业会怎么走”。

  从文化和旅游部的合并谈到阅文集团的上市,再谈到迪士尼收购福克斯,盘点起近一年来中国电影市场林林总总的变化,张昭提出“要去 TMT 行业去看电影市场的变化”,谈及融创成为乐创文娱的第一大股东,张昭直言“以前是向万达致敬,现在是向融创致敬”,言语里,丝毫不避讳对孙宏斌的感激。

  对于外界给予的“乐视最后的守夜人”称呼,张昭并不喜欢,在这个称呼里,孙宏斌与贾跃亭的那种微妙关系让他并不舒服。

  据不少媒体引用的张昭与贾跃亭第一次会面的情景,“2011 年,在亮马桥的昆仑饭店,张昭第一次见到贾跃亭。彼时,贾跃亭正在大张旗鼓打造乐视生态,影业是其中之一。双方第一次见面相谈甚欢,相互欣赏。贾跃亭想要做影业,而张昭刚巧也想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打造‘中国的迪士尼’,二人一拍即合”。更为重要的是,贾跃亭给予了张昭极大的自由度,并承诺影业未来会独立上市,这也是张昭最为看重的地方。

  于是,在张昭的期待里,贾跃亭对他是有知遇之恩的,哪怕乐视的负面消息铺天盖地而来时,媒体问到张昭对贾跃亭的看法,他都避之不谈,不曾对外人道贾半句不妥。

  一位与张昭有过多次接触的记者告诉投中网,有一段时间,张昭经常哭,一打电话就哭,因为很多影视公司追着他要钱,他也没有,只能哭,电话那头的影视公司老板也只能跟着一起哭。2017 年上海电影节乐视影业发布会,孙宏斌放言,“你不用担心钱,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一言既出,张昭又哭,当场泪目。

  这样的张昭与此前的硬汉与大佬形象大相径庭,“之前总是端着”,不止一位媒体人这样评价,但乐视风暴之后,张昭明显柔和了许多,甚至会为此前在孕妇记者面前抽烟而在事后专程让助理替之道歉。

  此前,张昭也期望自己一手创办的光线影业上市,这家至今在中国影视公司中依然排在前列的公司在张昭的带领下,在 2006-2010 年的四年期间,出品并发行了 20 余部商业电影,连续四年保持了 100% 的增长速度。但在 2011 年光线传媒谋求上市之时,为了保证公司的盈利能力,证监会要求光线影业并入光线传媒,这与张昭的计划背道而驰。外界揣测,张昭在光线影业的高峰时刻选择离开或与此有关。

  两段创业旅程,两次与 IPO 失之交臂。张昭已年近 60,为乐创文娱倾尽了 8 年光景。孙宏斌也曾跟他开玩笑,“乐视的事,相当于上了 10 个哈佛”。时局动荡,张昭心中的“中国的迪士尼”光景不会泯灭!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