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详细

10%的人赚了90%的钱?不,这家公司要打破音乐版权市场乱相

发布时间:2019-06-19 17:14:53
阅读:60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美国作家大卫·伊斯曼在《贩卖音乐》中提到过音乐的“两个不同的市场”,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消费互联网的音乐以及产业互联网的音乐。消费互联网的音乐,主要是针对ToC市场,靠卖版权卖音乐的方式挣钱;产业互联网的音乐,主要则是针对ToB市场,通过B端音乐版权交易挣钱。

2015 年 6 月国家监管部门首次将音乐作为重点治理领域之后,音乐产业长达 10 余年的“免费午餐”时代才宣告结束。于是行业呈现了长达 3 年多的版权战。TME、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三家之间刀刀见骨。

2015 年虾米音乐以 2000 万的价格获得华研国际三年独家代理权。 2017 年,腾讯以3. 5 亿美元及 1 亿美元股权取得环球音乐独家版权。 2018 年年初,虾米版权到期后,网易云音乐则是以 3 年 5 亿的高价获得华研国际旗下目前全量音乐曲库的授权。原本数千万的代理权最后被炒作到数亿元,足足翻了十倍,还要交出股权。

在国内,用户付费的习惯并未建立,付费率偏低,相比于欧美Spotify等成熟的流媒体平台相距甚远。高额的版权费用加上不成熟的用户付费市场,数字音乐市场并不健康。

根据TME近期发布的 2018 年Q4 季度财报显示,TME向音乐唱片公司合作伙伴发行普通股的股权支付费用为15. 2 亿元,这笔收入直接致其当季转亏。在国内这种用户付费习惯下,真正落到音乐平台手里的,往往只是一点“汤”。

很多人忽略的是,数字音乐ToC收费的逻辑似乎空间有限,但ToB收费的逻辑却是海阔天空。TME和网易云音乐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力。

中国音乐商用版权概念的源起可追溯至上个世纪末,但 2017 年V.Fine Music等数字音乐商用版权交易平台成立之后,行业正式进入商业化发展时期。 坦率说,目前国内数字音乐ToB市场可能并不算非常成熟,空间却非常大。

这种模式在这在国外已经是非常成熟。比如说版权所有方会把版权授权给版权分发平台,由版权分发平台负责把音乐授权给下游B端客户使用,版权所有方和版权分发平台都可以从中收取一笔费用。

今年 2 月,TME和挚信资本战略投资了豆瓣FM,这也是V.Fine Music并入豆瓣音乐业务后一年不到的事。对TME来说,豆瓣FM只是餐前的“小甜点”,也许对主打数字音乐版权商业分发和管理的V.Fine更感兴趣。

以V.Fine Music为例,就是中国第一批成规模的线上版权音乐交易平台,其价值就是在于连接企业端客户与长尾音乐,打通交易渠道。国内短视频平台的BGM、广告片中的BGM,可能都是V.Fine Music作为版权交易平台负责交易的。

V.Fine Music目前已经与腾讯广告、和新片场等分销方合作尝试点击效果计费、利益分层的模式。今年 3 月,V.Fine与京东达成合作,将作为商业音乐版权合作方入驻京东京麦服务市场,为商家提供版权授权、音乐定制、视频配乐等商业音乐服务。京东视觉生态&京东视频负责人胡长健认为,专业的音乐授权服务能帮助商家高效获得优质商业音乐授权,建立更加健康的电商短视频创作市场。

像V.Fine这样的数字音乐商用版权交易平台的出现,正在促进音乐商用版权市场的正向循环。

V.Fine凭借成熟的版权监测、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进行高效智能的版权管理,能应对数字音乐在流通中著作权分类边界模糊的问题,同时,提高客货匹配效率,提高音乐人与需求方的信息进行交流匹配,打通上下游高效沟通渠道,以此拓展数字音乐的创收路径。此外,V.Fine已独立研发出行业领先的音频加密和识别技术V.Fine Tech,实现对版权音乐的检索、监控与保护,进一步帮助音乐人和原创音乐进行版权的管理和维护。

接下来如果TME可以真正打通产业链上中下游,未来独立音乐人的成长空间将会非常显著——他们的音乐或许可以在ToB市场上有更多盈利点,甚至还能从幕后推向台前,无论名誉还是利益。

随着互联网对行业的变革,TME这类巨头公司的话语权可能也会因此逐渐提升,国内现有B端版权商业分发模式讲逐渐发生变化,音乐制作人地位恐怕也将彻底颠覆。数字音乐的产业互联网,也将因此露出曙光。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