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 > 详细

「老板娘」马东敏回归百度的880天

发布时间:2019-06-15 11:34:56
阅读:104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过去两年,马东敏是百度绕不开的关键人物。

  文:Tech 星球(微信 ID:tech618)李晓蕾

  2019 年夏天的百度,看起来境遇与 2017 年极其相似。

  当年受魏则西事件和百度转型压力的影响,百度交出了一份远低市场预期的财报。加上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等数位高管的出走,应声而跌的股价,都为百度的未来发展前景蒙上了阴影。

  2017 年 1 月,为度过危机,李彦宏搬来了两个救兵:请来华人传奇经理人陆奇,召回“21 年的 life companion,16 年的事业伙伴”马东敏。但随着陆奇在百度内的地位摇摆,以及 All in AI 战略并未获得李彦宏认可,百度并未走向正轨。

  2019 年,相同的情形再次上演,百度肱骨之臣、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离职,百度的权利体系开始新一轮洗牌。同时,百度 Q1 季度财报首次出现亏损情况,都再次将百度拉向深渊边缘。

  百度这两次巨变背后,在百度的持股比例为 4.68%,投票权占比达到 15.5% 的马东敏,正对百度的决策起到更加直接的作用。尽管百度官网的 8 人核心管理团队名单中,马东敏并未占据席位。但无论是百度高管大洗牌亦或是整体业务整合调整、对外投资等,背后都有不少她的影子。

  距离马东敏宣布回归已经过去 880 天,这些日子里,百度的“隐身决策人”马东敏都做了些什么?雷雳风格的马东敏,还能协助李彦宏,将百度重新带回市值巅峰吗?

  百度「老板娘」回归始末

  时隔十年,2017 年马东敏再次以董事长特别助理(Special Assistant to the Chairman)的身份重新回归百度,负责百度的投资、人力及财务工作。李彦宏和马东敏,以及 Estaff 成员(Estaff 是代表百度最高决策的虚拟组织),一起构成了百度的核心决策体系。

  关于这次回归,按照马东敏的说法,“危机感和使命感”促使她从“党外布尔什维克 ”转回一线。

  这个危机感源自于,2016 年,因受血友吧卖吧事件、魏则西事件影响,百度公众形象跌至谷底;百度核心业务竞价排名广告发展增速受挫,导致 2016 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出现了营收利润双下滑的情况。

  相较 2017 年的腾讯、阿里巴巴来说,百度市值当时已经被甩出很远,与腾讯、阿里相差超过 2000 亿美元。再看现在,百度市值已不及阿里巴巴、腾讯十分之一。而在鼎盛时期,百度曾是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一的公司。

  “这四年半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有太多需要复盘反思。”马东敏回归初,就试图将大家拉回同一轨道,对过去几年的跌落进行反思,她也曾生气地说过:“整个百度,从下到上,人浮于事。”

  实际上,与阿里拥有“18 罗汉”相似,百度也曾拥有名为“七剑客”的创始团队。2017 年,李彦宏参加节目《越野千里》,与贝爷一起野外求生时,还曾回忆起 2008 年百度的高管变故。

  当年,百度 CFO (首席财务官)王湛生在新年休假期间,出海游泳遇难。随后 CTO(首席技术官)刘建国决定辞职创业。接连两位高管的离开将李彦宏置于独自管理公司的无助境地,“突然一下,就剩你自己一个人在管理。”

  无可否认的是,马东敏的到来,大大缓解了李彦宏在管理公司上的孤独感。陆奇与马东敏一起,分走了大多数的直接管理事务。一个侧面的数据也能说明,后来向李彦宏直接报告公司事务的高管数量锐减,从过去的十几人,降至六七个。

  背后是马东敏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经历了百度从高峰到低谷的百度人付蔷也有同样感受,马东敏向来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付蔷说,“她所有的旨意都是在老板和陆奇的后面,你分不清哪个是老板娘说的,哪个不是。”

  因此虽然没有直接的头衔,马东敏回归后也参与了公司的业务管理。一位主事技术的 VP 向腾讯科技透露,马东敏不会参加他所在业务的日常会议,但在其所在部门的年度预算会议上,马东敏列席并参与了讨论。

  马东敏总结过自己的管理风格:喜欢直接、坦诚地分析沟通,喜欢建立流程机制,喜欢 timeline 和 deadline。这位逐渐深入百度所有业务的隐身决策人,2 年以来,用自己的风格为百度的人事和业务体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百度人力进入「马东敏时代」

  马东敏相信,人才是一个公司最宝贵的 assets(财产)。因此其回归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捡起人事的摊子。马东敏通过“建立大家与公司以及 Robin(李彦宏)之间很好的桥梁”掌控了人事。

  她希望,能凭借自己的判断力、沟通力、执行力和她的 hard working,从不同方面帮着公司的战略全面落地。所以在马东敏回归百度后,百度管理层相比过去,有着更为明显的动荡。

  第一轮高管大洗牌在马东敏回归百度的第三个月。从 2017 年 3 月开始,数位高管先后离开。

  从百度高级副总裁、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到百度宣布公司前副总裁、百度糯米总经理,再到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Andrew Ng),都因为各种原因主动或被动离职。

  实际上,信号已从李彦宏 2017 年 2 月 17 日发布的内部信中发出,李彦宏写道,“迎接新时代,也需要打扫门庭。”

  内部信中还写,“必须要打击掉那些钻制度的空子的人”,“管理层也要有新陈代谢。能的人上,不能的人要下。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做的好的要奖,做的不好的,也要采取措施。”

  这并不像传统的李彦宏作风,高盛前 COO 兼总裁 John Thornton 曾评价李彦宏,称李彦宏性格和一般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或者说企业家很不一样,“很柔和,没有那么强硬。”马东敏回归后,百度对业绩见不到成效的高管,开始强势起来。

  百度近两年离职高管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陆奇和向海龙。

  2018 年 5 月,被称作是百度“关键先生”的陆奇宣布,从 7 月起将不再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外界对陆奇选择离开的原因众说纷纭。其中一个说法是,陆奇因百度“宫斗”而离开。

  雷锋网对此曾报道称,“陆奇当初就是老板娘马东敏挖来百度的,而此番陆奇执意离开,也是因为对李彦宏+马东敏的组合存有诸多不满。”陆奇离开后,权利更加向上集中,而马东敏也开始增加“适合”的人选。

  事实上,马东敏回归的同时,百度创业元老,曾担任百度市场与商务拓展副总裁,总裁助理等职务的任旭阳回归百度,出任首席顾问。2017 年 12 月,“百度七剑客”之一崔姗姗也宣布回归,出任百度文化委员会秘书长。直到 2019 年 4 月,原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宣布 5 月即将退休,崔珊珊才开始全面负责百度人力资源工作。

  不少观点认为,在当时百度文化委员会秘书长仅是一个虚职。这也直接指出,在过去两年的人力事务中,马东敏仍旧处于关键位置。

  据财经报道,在近期某位高管离职前,崔珊珊与他有过一次对谈。据转述,她在谈话中抛出一个疑问:百度今天这种状况,市值没有突破,大家的责任是什么?Robin 本身就是在承担责任,其他人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而今年 5 月,辞职的向海龙也许就“承担”了责任。这位百度老兵所负责的百度搜索公司,至今仍为百度贡献最多的营收。但在李彦宏在内部公开信中,感谢了向海龙 14 年的贡献。信中还有一句警醒,“作为领军人物,说‘我们尽力了’没有用。”

  马东敏「快刀斩乱麻」

  一些观点将百度市值的跌落,归因于业务上的固守旧疆土,新业务尝试探索不及时或押宝不准确。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赛道选择及对外投资上的错误。比如:在 O2O 业务上,百度曾下巨额“赌注”,却未能占领市场核心位置。在对外投资上被诟病最久的,则是当年收购 91 助手时,砸金 19 亿美元,却收获甚微。

  36kr 此前曾对 BAT 三家投资业务进行盘点,在当时包括 O2O、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影视文学行业在内的几个重要领域中,百度在投资布局上总是慢人一步、也不成体系,这也是百度投资在各个领域的共性问题。

  过去两年多时间,马东敏并未在百度战投部门直接任职,然而马东敏始终都是投资部门的直接领导人。将百度的投资业务梳理上正轨,是其一直主要的关注点。

  投资大权交由马东敏后,百度投资策略发生了实质性变化。一方面,百度将投资方向聚焦于人工智能、出行和企业服务,同时开始布局海外投资。2017 年,百度就全资收购 KITT AI、渡鸦科技、xPerception 等人工智能公司。IT 桔子数据显示,2017 年,百度对 6 家海外企业进行了投资。这 6 起投资事件的融资总额大约为 1.12 亿美元。

  另一方面,马东敏一改过去百度投资决策周期长的弊端。

  根据 IT 桔子数据,截止到 2018 年 12 月 31 日,百度 2018 年投资事件数量达到 59 起,投资活跃度相比 AT 差距非常明显,还不到他们的一半。但进入 2017 年,百度的投资活跃度明显上升,2018 年更是创下历年新高,相比 2017 年投资事件增加了 16 起。

  一个更明显的案例是,过去李彦宏很少亲自看项目,但马东敏一旦看准某个公司或某个项目,会亲自去见创业者,了解项目发展状况及前景等。

  首汽约车 CEO 魏东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曾表示,一个月密集见面多次后,百度战投和百度资本一起领投了首汽约车 7 亿元的B+ 轮融资。速度之快出乎首汽约车方面的意料。

  而事实上,这样的“马东敏式”速度在百度内部没有先例。魏东说,一部分归功于陆奇,他以“拼命三郎”的工作方式,带动了整个百度业务的快速推进,但马东敏的回归带来重要的改变——投资与业务之间的架构梳理。

  从让行业“看不懂 ”到逐渐聚焦人工智能、企业服务及硬件等,百度的对外投资已经成为与自身业务接壤的重要部分。

  如今,在百度投资上,马东敏已经成为“实锤”的掌控者。今年 3 月 7 日,北京百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商信息变更,李彦宏卸任董事,马东敏、王海峰成为新任董事,马东敏真正成为百度战投的直接领导人。

  「隐身」又关键的马东敏

  马东敏与陆奇来到百度后,同样对业务也动了大刀子。2017 年 2 月 8 日,百度宣布裁撤医疗事业部,未来百度医疗业务的布局将集中在人工智能领域。

  2015 年,O2O 红利爆发时期,李彦宏宣布将拿出 200 亿来做 O2O,还放言称,“将来百度 O2O 业务营收将超越搜索营收。”百度外卖、百度糯米为当时的重点扶持项目。

  百度外卖内部贪腐严重、管理层变动、融资困难、持续亏损等问题都阻拦了其长久的发展。马东敏曾主导百度外卖卖身顺丰一事,未遂。2017 年,百度外卖以 5 亿美元出售饿了么,同样由马东敏所负责的百度投资并购部分负责。

  深网还曾报道过,作为隐身幕后的重要人物,2018 年,马东敏为 DuerOS 的推广也出了不少力,为了帮助 DuerOS 获得更多合作伙伴的支持,这位对外职位为董事长特别助理的高管,亲自出马谈妥了包括华为在内的手机大厂的合作。

  马东敏始终站在幕后,过去从百度隐退期间,她承担的是更多是李彦宏“智囊”的角色。李彦宏曾公开表示,会对她说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困难,马东敏则会提供各种各样的分析。

  人们谈论起马东敏时,会说她是中国科学院大学少年班的天才少女,是李彦宏的妻子。但少有人知,在百度最动荡的两年中,她掌握了极大的话语权及行使权。她与李彦宏、陆奇一起,曾将这家公司市值扳回接近千亿美元的位置。

  马东敏回到百度的第 880 天,百度仍在进行剧烈的人事变动,百度市值再一次尴尬地跌落到数百亿美元。百度寄希望于走出“搜索竞价广告”打造的温室,但是百度对内容的重金投入,能否换来信息流和短视频业务的快速增长,投资的公司能否与百度的业务形成联动,如今都是未知数。

  不过也许这位李彦宏身边的核心决策人,已经有了答案。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