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详细

起底火牛视频:从年化收益率3000%,到27年才能回本

发布时间:2018-09-26 22:15:03
阅读:86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比萨棘轮

  “YouTube+ 抖音+区块链”,今年 7 月,一家名为“火牛”的短视频平台,突然异军突起。

  短短两个月时间,凭借“打赏即挖矿”及高额分红,火牛视频获得千万用户。

  用户用人民币换取平台代币“火钻”,坐享分红。最疯狂时,投资者甚至可以三天回本。

  然而,在区块链、短视频、直播的掩饰下,火牛终究难逃资金盘的命运。顾问纷纷避嫌,白皮书几度修改,承诺收益不断缩水。

  仅三天时间,火牛的分红比例便降至此前的千分之一。

  有用户为其投资数百万,却最终血本无归。而火牛 CEO 则继续嘲讽,“都是给你们惯的,不要把火牛当成投资平台。”

  “币圈没有跑路,只有归零。”一位投资者说。

  01 入场

  今年 7 月,李霖在无意之中看到了火牛视频的白皮书。

  这个白皮书,勾勒了一幅无比美好的场景——火牛视频被定义为 YouTube、抖音和区块链的结合体。

  “我本来是要买比特币的,看了白皮书就去买火票了。”李霖说。

  看上去,火牛的创办者,确实背景深厚,以至于火牛的官网专门列出一栏“CEO”,点进去,就是其 CEO 景风自信满满的头像。

  下面是一份光鲜异常的履历:

  蛙趣 CEO;16 岁保送清华大学计算机系,24 岁获人工智能专业博士学位,师从中国科学院院士张钹教授;发表过 50 余篇国际论文,他引 4300+ 次……

  看上去,他是典型的青年才俊、学霸级人物。

  而为火牛“背书”的名人,包括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张宏江、土豆网创始人 CEO 王微、氪星球创始人孙剑锋、折 800 CTO 陈治国、国双科技副总裁许云、北京微学明日网络科技公司 COO 沈琢臻、Random Block Capital 顾问李天放。

  但火牛的白皮书,却没有提及任何技术细节。通篇介绍的,都是火牛的打赏挖矿、分红及 Token 设计模式。

  白皮书中称,火牛的 Token,名叫“火钻”(FB),发行总量为 100 亿,其中 50% 来自“打赏挖矿”。

  如何获得火钻?方式有发布和分享视频、邀请新用户等。

  而最快的方式,还是人民币充值——充值后,可按1:10 的比例,获得打赏道具“火票”。只要向主播打赏火票,就能获得火钻。

  一开始,火票与火钻的兑换比例是1:1。用户每打赏一张火票,用户与主播就能各得到一枚火钻。

  有了火钻,就有权享受分红了。白皮书称,火牛官方会将每日收入的 80% 用于分红。

  实际上,火钻没有钱包,不支持提现,也没有登录任何交易所。很多人甚至认为,火钻与区块链没有任何关系。而分红,就是火钻的唯一功能。

  当时,100 火钻每天可获得 1 元人民币的分红,而其成本却只有 10 元。

  而很多火牛玩家都会注册两个账号,一个上传视频,一个充钱打赏。这样一来,火钻都会留在自己手里面。

  “火牛上其实没多少原创视频。官方甚至提供了一键转载功能,复制抖音、快手的短视频链接,就能自动搬运到火牛上。” 李霖说。

  “玩火牛能赚钱”的消息很快传遍币圈玩家和羊毛党聚集的社群。有的群里因此流行起了一句话:“躺着也能赚钱!”

  作为一个区块链老玩家,一开始,杨晨并不相信“这些鬼话”。

  但到了 8 月,他所在的好几个微信群里,都在发火牛提现的截图。

  他按照分红的比例算了一下,发现年化收益率达到了惊人的 3000%。

  “充值 100 元,每天最少分红 10 块,最慢 10 天回本。而且现在都有很高的‘暴击’,反馈回来的 FB 比你想象的多得多,平均3-5 天就能回本。”杨晨发现,“确实都是躺赚。”

  所谓的“暴击”,即在观看一些视频时,出现的随机翻倍奖励。

  在暴利的诱惑下,群里的人们失去了理智,甚至有人高呼:“火牛不倒,养我到老。”

  被群体性的癫狂裹挟,杨晨也终于动心了。

  在 8 月 20 日那天,他决定拿出 1000 元试水,陆续投入火牛。每天能分到 20—30 元,他觉得还不错,“如果活动多一点,分红会更高。”

  真正让他对火牛平台卸下防备的原因是,火牛打款很准时。无论是通过微信还是支付宝提现,都能准时到账。

  他决定,加大投入。

  官方数据显示,短短两个月,火牛视频的注册用户就达到了一千三百万。

  02 骗局

  在杨晨这样的用户被分红模式吸引的时候,他们并未发觉火牛的猫腻。

  实际上,火牛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平台每日的收入数据。分红的标准,一直都是官方说了算。

  杨晨更没想到的是,火牛视频的“白皮书”竟能随意修改。

  在早期版本的白皮书中,火牛官方称,将拿出平台收入的 80% 进行“分红”。

  随后,新版本白皮书中,这一比例变成了“X%”,“分红”二字也变成了“回馈”。

  “没想到,分红比例这么重要的数字,竟然可以用‘X%’这样的未知数。平台可以随意更改规则。”一位投资人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接下来,火票与火钻的兑换比例快速缩水:

  9 月中旬,用户每打赏一张火票,只能得到 0.5 枚火钻了。

  但与此同时,火牛又会搞各种诱人的促销,吸引人们不断投入。

  9 月 19 日,杨晨看到群里有人称,为了庆祝中秋,买 10 火票返还 10 火钻。机不可失,他又充了一笔钱。

  这天到 21 日,他每天的收益都有 200 元左右,按照当时的分红比例,20 天可回本。于是他把返还的本金复投了,同时追加了 2500 元。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9 月 23 日,火牛突然修改了分红规则。原本 100 火钻可分红 1 元人民币,规则修改后,这个比例被降为 1000:1,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100 天才可回本。

  在同一天的中午 11 点,火牛平台突然把官网上的所有顾问信息都删除了。

  此前,顾问们已经纷纷撇清关系。

  王微在 21 日发布微博称,火牛不是自己做的,自己也不属于火牛团队,只是在火牛上线前给了景风一些建议。

  另一位火牛“顾问”、氪星球创始人孙剑锋也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他与景风是大学同学,曾被邀请站台,但“氪星球与火牛视频没有任何关系”。

  “很多人都是看到这些顾问的名字,才进入火牛的。”一位投资者说,“现在你再去看火牛的官网,团队、顾问、战略伙伴都没了,只有景风一人孤军奋战。”

  9 月 24 日,火牛又修改了分红规则,10000 火钻才可分红 1 元,1000 天才可回本。

  更为夸张的是,到了 9 月 25 日,火牛又修改了规则:分红比例被稀释为 10000:1。也就是说,要 1 万天,也就是 27.4 年,才能回本。

  到今天,火牛平台又释放了 100 亿火钻。而根据白皮书,火钻的发行量总共只有 100 亿。

  “就问你怕不怕?”杨晨说。

  03 维权

  “我们是一家线下直播公司!我们和旗下主播投火牛共计二百多万!血本无归!” 一个文化传媒公司的 CEO 在微博上发帖称,自己的公司被坑得直接倒闭了。

  谁都没想到,一个短视频平台能让一个直播公司倒闭。

  愤怒的投资者们,组建了多个维权群。一个 500 人的微信群,十分钟的未读消息就达到了千余条。

  微信群里的口号,已从“火牛不倒”变成了“打倒火牛”。

  在一片诉苦声中,李霖编了一个段子:

  有个乞丐在乞讨。一天,有几个人给了他点钱。到了晚上,他就坐着豪车挨家挨户 10 倍还。

  第二天,很多人给他几千,在后面写好地址,晚上,乞丐依然坐着豪车挨家挨户 10 倍还。

  第三天,很多人给他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但到了晚上,那个乞丐并没有来。

  第四天早晨,乞丐仍然没有来。

  “而那个乞丐,就是景风。”

  因为景风毕业于清华大学,感觉被骗的投资者,开始在百度清华大学贴吧内刷屏控诉。

  在这个贴吧内有一个问题:“各位同学,清华大学哪个专业出来以后能月入过亿?”

  最新答案是:“这得问景风。”

  然而,景风本人可能对这些投资者不以为然。

  在网传的一张 QQ 群聊截图中,景风教育“投资者”,火牛是直播短视频平台,不是投资平台。“都是给你们惯的。”话中带有一丝不屑。

  景风去哪了?

  一位知情人士向一本区块链爆料,火牛视频是一支只有十人左右的小团队。他们的办公地点,则位于北京一家足疗店的包间内。

  也许所有的火牛用户,都想不到,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竟然隐藏在一个足疗店内。团队成员们一边捏着脚,一边在电脑上操控一切。

  “景风没有跑路,但他早已删光了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所有信息。”这位知情人士说。

  目前,人们正使尽浑身解数,想把自己的钱拿回来。

  有人在群内支招,号召向火牛视频的充值渠道方投诉,包括支付宝、微信等。

  “信用卡怎么举报?我用信用卡充了 8 万5。”有人懊恼没有用支付宝充值。

  也有人说,应该去美团和土豆再骂骂,使劲闹,总可以闹出来点啥。

  一些稍微理性的投资者号召大家报警,并且整理了一套话术:

  “火牛视频利用传销返利行为进行诈骗,欺诈我们;在群里宣传高额分红,诱导投资。现在受害人数上百万,金额数百亿。”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仿佛是从云端坠入了地狱。”杨晨叹息。

  目前,有投资者称,已经从火牛视频的银行卡支付渠道易宝支付处,获得了部分退款。

  事件接下来如何发展,还不得而知。

  但残酷的现实,又给人们实实在在上了一课。

  在火牛视频官网首页,一则《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公告格外醒目,也格外讽刺。

  仅仅三天时间,火牛的收益率已跌至千分之一。火牛没有跑路,但火牛已走向终结。

  仅留下一群走投无路的投资者,在维权群中默默流泪。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漫漫寒冬,只有量化投资还能赚钱?其实大多是资金盘游戏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