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详细

Google正在失去DeepMind?

发布时间:2018-04-21 21:26:36
阅读:79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夏乙发自凹非寺

  量子位出品公众号 QbitAI

  DeepMind 正在一步步的去除 Google 的痕迹。

  这是事实。

  2014 年 1 月,Google 宣布 6 亿美元收购这家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为此,Jeff Dean 和 Geoffrey Hinton 还曾坐/躺在 Google 创始人拉里·佩奇的私人飞机里,专程赶赴伦敦对 DeepMind 进行了审查。

  那一年,DeepMind 的官网首屏,用大大的字体写着:“DeepMind 很高兴成为 Google 的一部分”。2015 年改成:“DeepMind 很兴奋加入 Google 的队伍”。

  2015 年底,DeepMind 搞出了 AlphaGo。2016 年,AlphaGo 开始名满天下。而 DeepMind 的官网也悄悄发生变化,这一年,DeepMind 官网新版上线。

  首页再也没有 Google 的字样,只在“关于我们”的页面,不是非常显眼的地方,提到了 Google,而且明确表示 DeepMind 是 Alphabet 集团(Google 母公司)的一部分。

  不仅是官网发生变化。

  2016 年 3 月,AlphaGo 对战韩国围棋九段棋手李世乭。那是 DeepMind 在大众视野里一战成名的前夜,从赛场、发布会到直播,它的名字都是Google DeepMind

  一年多之后,乌镇,AlphaGo 的对手换成了柯洁。DeepMind 的名字没能列入主办方,只出现在活动的副标题里,前面也不再有 Google。

  DeepMind 后来再露面,名字前带 Google 的习惯好像是彻底没有了。

  同样是搞 AI 研究,同样是大牛云集。外界对于 Google Brain 和 DeepMind 之间的关系,一直有种种猜测。去年在乌镇,量子位就问过 Google 这个问题。

  当时 Jeff Dean 回答说:“DeepMind 的工作可能更倾向于开发更加纯净、理想化环境中(比如游戏)的算法;我们则倾向于关注复杂一点的问题,也需要考虑落地的问题。”

  他还特意强调两个团队之间没有冲突,反而有很多互补和合作。

  是外界想多了么?

  可能不是,而且矛盾看似正在激化。

  刚刚,外媒 The Information 就一股脑的爆出一堆 DeepMind 的猛料。这也是 DeepMind 和 Google 之间纠葛,首次有大量实锤放出。

  又傲娇又烧钱

  总结一下。根据报道,DeepMind 留给 Google 的印象,可以归结为两点。

  一是傲娇。

  波士顿动力,一家同样名满天下的机器人公司。不时以各种表现神奇的机器人震惊世界,比方踹不倒的机器狗,后空翻的机器人等等。

  安卓之父 Andy Rubin 离职的时候,佩奇想让 DeepMind 接管 Google 的机器人部门。不过 DeepMind 创始人兼 CEO 哈萨比斯拒绝了这个主意。原因很简单。

  哈萨比斯有点看不上波士顿动力。在他眼中,波士顿动力实在是没用上多少 AI,接管这个业务,就意味着从 AI 上分散他的注意力。

  还有。

  Google 的云计算业务,此前一直发展不力。后来 VMware 前任 CEO、联合创始人 Diane Greene 被 Google 请来领导云计算业务部门。

  面对艰巨的任务,Greene 的对策是主推 AI 云服务,以便在云计算的竞争中抢得先机。道理很简单,如果 Google 云提供的工具能帮助企业以复杂的方式分析数据,就能推动更多存储和计算服务的售卖。

  于是 Google 云找到了 DeepMind。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由于 DeepMind 在人工智能领域有很高的声誉,所以 Greene 团队希望能够借其品牌进行市场宣传。比方,在 Google 云服务中打上“Powered By DeepMind”的字样。

  但这个看似简单的提议,也被 DeepMind 无情的拒绝了。

  因为他们觉得 Google 云的市场目标不清晰,而且这个合作会削弱 DeepMind 的品牌。

  还有。

  一位 Google 前高管透露,DeepMind 创始团队曾经在和 Google 员工进行讨论时,显得对 Google 已经开发出来的机器学习算法不怎么欣赏。

  而 Google 员工则认为,在 Google 所有 AI 团队都要向高级副总裁 Giannandrea 汇报的情况下,DeepMind 却享受着一种特殊待遇。此前,还有员工在全员会议上让 Giannandrea“给个说法”。

  在人才招聘上,DeepMind 和 Google Brain 之间还有直接竞争。

  更重要的是,和 DeepMind 有冲突的不止 Google Brain。2014 年,穆斯塔法的团队准备和 YouTube 合作,改进推荐算法。然而,两个团队磨合得非常艰难,他们处在不同的时区,在彼此之间该共享多少数据的问题上又争执不定。于是,这个项目烂尾了。

  二是烧钱。

  去年英国政府公布的文件显示,DeepMind 在 2016 年营收为 5270 万美元,而亏损了 1.62 亿美元。其中,工资、差旅、办公软硬件等费用支出就达 1.37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一倍多。

  有两名熟悉内情人士回忆说,不少 Google 原有的 AI 研究员对 DeepMind 收购案表示惊讶,也包括 Google Brain 的一些员工。

  当时,Google Brain 的研究项目聚焦于一些比较实际的目标,比如优化 Google 地图的图像识别功能、增强 Android 的语音识别能力。

  他们和 DeepMind 之间摩擦不断,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各自项目对整个公司账本底线的影响。Google Brain 已经证明了自己对公司的价值,而 DeepMind 昂贵开支的合理性却始终受到怀疑。

  2015 年新 CFO Ruth Porat 上任后,也开始向 DeepMind 施加压力。据 DeepMind 前员工回忆说,这位“华尔街最具权势的女人”要求 DeepMind“展示出一些除了品牌之外的价值”。

  几个月后,穆斯塔法的“应用”部门还被要求对自己项目的影响做出财务预估。

  五年大限将至

  为何 DeepMind 和 Google 有点矛盾重重?

  “这一定是体制问题!”

  真的。Google 收购 DeepMind 之后第一年,哈萨比斯和穆斯塔法还需要向 Google 高级副总裁 Alan Eustace 汇报业务。到 2015 年初,这位曾经管理 Google 搜索业务的老兵退休了,DeepMind 的联合创始人们改成向佩奇汇报。

  这个汇报层级也遭受过质疑,但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2015 年,Google 重组为 Alphabet 公司,新的架构似乎可以在 DeepMind 和其他部门之间划出一条更清晰的分界线。这本应解决一些问题,但,并没有。

  2017 年 9 月,作为 Alphabet 重组的最后一步,Google 把 Waymo、GV 和 Verily 等公司剥离装入一家新的控股公司:XXVI。

  DeepMind 当时是不是也从 Google 剥离了?

  即便现在也没有清晰地答案。DeepMind 和 Alphabet 的发言人分别拒绝对此发表评论,而且还建议把问题抛给对方回答。

  但显而易见的是,DeepMind 获得了 Alphabet 和佩奇的预算支持,但并没有像另外一些部门一样,获得独立发展的地位。这也意味着无法从外部融资。

  毫无疑问,它当然在 Alphabet 范围内,但却并不能和 Waymo、Calico 等并称 Alphabet 子公司。但是,它和归属于 Google 的 Google Brain 等团队也完全不一样。

  组织架构上的问题没解决,时间还到了相当关键的时刻。

  明年 3 月,就是 Google 收购 DeepMind 五周年,随着 DeepMind 来到 Google 的 75 名早期员工,包括 DeepMind CEO 哈萨比斯自己,都可以自行决定去留。

  你说时间点微妙不微妙?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